当前位置: 主页 > 社区 >

实探上实发展爆雷子公司:涉空转贸易卷入专网通信骗局

发布日期:2022-01-30 06:48   来源:未知   阅读:

  遗传肥胖如何减肥_39健康网_减肥8岁孩子头晕送医死亡10月女婴面色苍白!尸检结果为所,,公司近期收到上交所监管工作函,根据监管工作函要求,就上实龙创应收类账款事项开展自查工作。截至2021年末,上实龙创未经审计的应收类款项合计约26.15亿元,其中部分业务可能涉及融资性贸易。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调查后发现,公告中未“挑明”的融资性贸易或牵涉上海电气系列专网通信事件。抽丝剥茧,上实龙创部分下游客户与此前专网通信骗局中的爆雷客户重合。

  “现在还在业务清查过程中,涉及合同较多,需要时间进行完整清查,才能给出自查结果,我们会有相应的工作组和外部机构,目前自查时间预估至少需要一周。”上实发展董秘办工作人员向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

  上实龙创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26.15亿元的应收账款又是如何形成的?时报·e公司记者实地探访了上实龙创总部,工作人员称,对应收账款事项并不知情,目前公司员工仍正常上班。“公司光事业部就有很多个,都是项目制的,还参与了不少大的项目,哪块业务会涉及专网通信就不知道了。”

  同时,记者多次致电上实龙创创始人、董事长、总经理曹文龙,但截至截稿时均未接通。

  1月12日开盘,上实发展闪崩近8个点,截至收盘跌5.23%,报3.99元/股。

  1月12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位于上海静安区万荣路信息服务产业基地的上实龙创总部。

  公司门口停放着十余台私家车,办公楼主体是一幢6层高的灰白色大楼,办公楼顶层挂着“上实龙创”的Logo。

  时值中午,办公楼不时有人员进出,根据楼层索引,1楼至5楼均为上实龙创的办公场所,6楼则是其他公司。其中,1楼是上实龙创智慧城市创新中心、研发实验室,2楼到4楼是上实龙创技研中心、运营中心、财务中心以及各大事业部。5楼是公司董事会办公室、总经理办公室等。透过办公楼外立面的窗户可以看到,各楼层的灯都是亮着的。

  “我们公司大概有两三百人,以前是产品代理商,现在主要是做人工智能应用服务运营,业务规模也不小。”一位上实龙创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而对于26亿元应收账款事项,该工作人员表示并不知情,“我们正常上班,还看不出来影响。”

  随后,记者来到上实龙创智能创新体验中心,这里更像是一个展示中心,左面的墙挂着公司的发展历程,右边的墙摆满了企业荣誉证书和奖杯。从企业发展历程来看,上实龙创经历了几次业务转型和更名。

  1999年,曹文龙创立上海龙创自控系统有限公司,两年后,公司开始楼宇智能化与建筑节能系统。上实龙创于2012年完成融资股改,更名为上海龙创节能系统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公司开发云计算、大数据能效管理平台,开始发展建筑能效业务。到2018年,上实龙创又切换到人工智能行业应用。

  “公司的发展轨迹就是一个行业传奇,曾经默默无闻,如今已经从一家曾经的卖电脑的公司,成长为人工智能应用技术领域的服务商。”在上实龙创20周年宣传册里,记者看到了公司员工的这番评价。

  在上实龙创研发实验室,记者看到高低温试验柜等设备,一旁的白板上还贴着边缘计算研发组的工作进度表,但实验室里并没有工作人员。

  企查查信息显示,上实龙创以智能物联(AloT)、边缘计算和行业SaaS应用为城市提供专业的智能解决方案。

  从股东结构看,上实龙创共有5位股东,注册资本6118.68万元,其中上实发展认缴出资4269.92万元,占上实龙创69.78%的股权。曹文龙认缴出资917.8万元,持股15%。另外,上海上实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约10.22%,自然人吴大伟和戴剑飚持股比例分别是3%、2%。

  除了2015年被上实发展收购外,2016年1月,上实龙创还经历了一轮战略融资,投资方为新丝路金控,交易金额未披露。

  上实龙创法定代表人曹文龙也是该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曹文龙还实际控制了上海龙创心文节能科技及有限公司、上海龙创低碳科技有限公司等12家公司。

  1月11日晚间,上实发展发布公告,下属控股子公司上实龙创未经审计的约26.15亿元应收类账款存在不可收回的风险。

  上实发展收到上交所监管函,要求公司对控股子公司上实龙创的应收类款项的相关业务性质与风险进行自查核实,并履行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

  目前上述核查工作正在进行中,结合初步自查结果,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上实龙创未经审计的应收类款项合计约人民币26.15亿元,其中部分业务可能涉及融资性贸易,该类业务模式存在重大经营风险。

  记者从上实龙创总部员工处了解到,公司的业务涉及全国31个省区,共有4350多个项目。“公司光事业部就有很多个,包括智慧医疗、数字楼宇、信息基础设施、新基建等事业部,公司也基本是项目制,至于哪块业务会涉及专网通信就不知道了。”该员工表示。

  从公司总部摆放的宣传册来看,上实龙创参与的大项目不在少数,包括2009年的上海地铁13号线项目、上海虹桥国际机场2号航站楼项目;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中国馆、世博轴项目;2019年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项目。

  而在荣誉方面,上实龙创曾获得上海市科技小巨人企业、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状。今年1月5日,上实龙创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披露,公司入选2021年上海市设计引领示范企业名单,该认定工作由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办,一同上榜的还有多家知名互联网企业。

  上实龙创为上实发展实施多元化并购而来。上市公司自身主营房地产开发与经营,经营模式以中高端住宅开发为主,兼顾商业地产的开发及运营。实控人为上海市国资委。

  2015年11月,上实发展披露定增募资48亿元,其中6.39亿元用于向曹文龙等收购龙创节能部分股权并对其增资。

  2016年1月,上实发展完成对上实龙创的控股(持股比例61.48%),将其纳入合并报表。曹文龙等股东方对上实龙创2015年至2017年累计净利润作出了2.03亿元的业绩承诺。

  在2015年至2017年,上实龙创如约完成了业绩承诺,3年累计实现扣非后净利润2.06亿元,略超承诺业绩。财务数据显示,上实龙创2020年营收规模在上市公司子公司序列中排名第二。2020年实现营收19.12亿元,净利润为6033.45万元。

  上实龙创在上市公司体系中均举足轻重,该公司应收账款风险何以因近期受监管关注才曝光?

  “公司自查持续的时间已经比较久了,在接到监管函之前就已经开启整体自查工作,是在(2021年)12月之前。”上实发展董秘办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上实龙创我们的控股子公司,我们有相应的制度对他进行监督管理。目前的自查工作平稳有序”。

  一个细节是,在最新公告中,上实发展将上实龙创全称写为“上海上实龙创智慧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而这是该公司曾用名,上实龙创被上实发展收购后已两度易名。

  企查查显示,2016年2月,由“上海龙创节能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上实龙创智慧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5月后工商名称又改为现在的“上海上实龙创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记者注意到,在此前的多份公告中,上实龙创的全称也出现混用的情况。

  此前上实发展在公告中并未介绍过上实龙创涉及融资性贸易业务。根据公告,上市公司是因收到监管工作函要求,才披露已对上实龙创应收款项开展自查。

  上实发展方面称,将继续尽全力尽快查明上述事项,并审慎评估上述事项对公司2021年度经营业绩的影响。

  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末,上实龙创应收类款项合计高达约26.15亿元。其中部分业务可能涉及融资性贸易。但“部分业务”并没有具体指向,上市公司没有进行介绍,具体的涉及金额也尚不清楚。

  就上实龙创融资性贸易系何时开展,涉及的产品、具体业务模式、上下游客户等情况,公告中亦只字未提。

  对于目前自查出的不可回收应收类款项比例情况,前述上实发展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还未有准确的数据,以后续公告为准。至于上实龙创何时开展融资性贸易,也要梳理全部合同后才能给出严格的说明,届时会有相关业务分类的拆分披露。

  此前业绩稳定的上实龙创出现经营异动并非没有预兆。2021年以来,围绕该公司的经营风险便已现端倪。

  上实发展曾于2021年3月公告,公司2020年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约2.31亿元,其中,计提其他应收款的坏账准备约8078.05万元。计提主要项目即包括上实龙创部分项目涉及合同纠纷,通过违约风险和整个存续期预期信用率,计算预期信用损失约5045.83万元。此外计提合同资产减值准备约5011.34万元,计提主要项目为上实龙创与部分采购方的合同资产因预计无法收回全额计提减值准备金额约2029.45万元。

  2021年半年报中,上实龙创业绩亦出现显著下滑,期间上实龙创营收为6.21亿元,亏损1.52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为-5.85亿元。此外,半年报中还披露了上实龙创2020年涉及的多起诉讼事项进展。

  2021年5月30日,沪上另一家知名国企突告87亿应收账款爆雷,此后,一个以专网通信业务为幌子的隐蔽融资性贸易网络浮出水面,十余家上市公司渐次卷入该事件。

  而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调查后发现,上实发展未“挑明”的子公司融资性贸易或卷入该事件之中。

  记者查询央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平台发现,2019年4月、10月,上实龙创先后有两笔应收账款质押给民生银行上海分行,为累计1.5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贴现提供担保。而这两笔应收账款是基于与下游客户中电科技(南京)电子信息发展有限公司、富申实业公司分别签订的设备买卖合同,涉及的合同所产生全部应收账款分别约1.15亿元、1.18亿元。

  上实龙创的下游客户富申实业,正是事件中子公司上电通讯的爆雷客户。2019年5月至2020年12月期间,富申实业向上电通讯购买了8.86亿元的通信产品,但至起诉日尚欠付货款7.88亿元。而富申实业还曾出现在ST新海、*ST华讯、ST凯乐、瑞斯康达、国瑞科技等多家涉及专网通信骗局上市公司的名单中。

  此外,记者查阅上实龙创此前所涉司法案件,环球景行实业有限公司在上实龙创2021年的一起合同买卖纠纷中现身。而环球景行也在去年专网通信骗局事件中多次出现,为上海电气、、等公司的爆雷客户。

  去年9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就相关上市公司涉及专网通信业务有关风险答记者问时指出,证监会会同相关证监局、交易所对上市公司从事此类专网通信业务的风险情况、交易实质、信息披露进行了全面排查,发现这类业务涉嫌虚假贸易,个别上市公司涉嫌财务造假。

  当时,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还表示,下一步,证监会将秉持“零容忍”态度,对涉嫌违法违规的上市公司及责任人员依法从严处理,严肃市场纪律,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融资性贸易的风险监管,2021年12月9日,上海国资委在《关于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中披露,全面防止融资性贸易。已制定下发《关于监管企业全面防止融资性贸易和建立监督检查长效机制的工作方案》。对2019年、2020年专项检查发现的问题,督促企业压降敞口,做好整改。将融资性贸易检查事项列入日常检查事项,在企业法定代表人经营业绩考核中剔除违规开展融资性贸易的金额,并对违规开展融资性贸易业务实施严格考核扣分。同时,根据相关规定,将对存在融资性贸易业务以及整改不到位、虚假整改等情况开展责任追究。

  就公司是否卷入专网通信事件,“还是要以我们的调查结果、核查结果,业务定性等情况来看。”前述上实发展工作人员表示。

  一封判决书则是上实龙创曾参与空转贸易的佐证。2020年12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号的《谭剑波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被告人谭剑波与南京衡尔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江苏振益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南京酷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实际控制人虞某相识后,虞某欲将博微信息公司发展为进行空转贸易的平台,于是通过密切交往取得谭剑波信任,将谭剑波拉入空转贸易圈,开展空转贸易,使相关公司垫付的资金在上下游公司之间循环流转,最终资金流转至虞某处,使其获得大额资金使用权、银行贴息利差以及经营业绩等利益。

  上实龙创正是空转贸易的参与方之一。其中,2018年下半年、2019年上半年,虞某均有安排博微信息公司,与上实龙创等在内的多家公司签订采购合同,开展空转贸易。

  重重疑问的揭开最快或需等待一周时间。“现在还在业务清查过程中,涉及合同较多,需要时间进行完整清查,才能给出自查结果,我们会有相应的工作组和外部机构,目前自查时间预估至少需要一周。”上实发展董秘办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